利来电游平台 > 纵兵夺鼎 > 第二十九章 裁撤五校

第二十九章 裁撤五校

雪鹰领主龙王传说超级兵王修真之覆雨翻云武道至尊永夜君王我的邻居是女妖仙木传奇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http://www.00sy.net,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燕北说出口的话并非是吓唬种辑,他自己也想过,他要是在邺都被刺杀,汉朝绝对就完了。他儿子还小、弟弟在军中没有威信,燕氏旧将互不服从,土崩瓦解只在朝夕之间。单单关中的白波黑山,自己死后谁都不会服从汉朝。更别说麹义高览,看看董卓死后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就能知晓,他们就是自己的李傕郭汜。

可是没人能再救汉朝了,河南诸侯打不过黄河,朝廷也禁不住再一次折腾。朝廷要是再乱了,太一神在世也续不上这条烂命。

其实有时候燕北挺羡慕张燕、杨奉那几个归附诸侯,就连吕布有时候也让他挺羡慕。过去一个个平民黔首现在都成了朝中权贵,日子舒服地不得了。哪儿向他,天天累的像先前校场上拖着千斤重担的驴子,一刻不敢停歇。闲来无事还要听听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公卿大臣对他诟病。

若是易地而处,若有哪个诸侯能像自己这样对待归附之人,他立马把自己和朝廷百官打个包骑驴子送过去,舒舒服服过些太平日子。可他现在想归附也没人敢要啊!再说真让他归附,也不敢舍了兵权,不然转脸就给人杀了。

也就是遇上个傻吕布,钻套儿里把兵马和曹操拼光带着部将跑来避难,做了他燕氏的千里马骨才让张燕等人有胆子来归附。

过去还好些,现在有了朝廷,摊子铺开并凉关中都有自己的人马,手上能用的老人越来越少,新人却又不敢大大方方地去用,生怕像董卓一样背后被人捅一刀。信不过朝廷九卿,事事要亲力亲为也就罢了,朝廷百官公卿这么些拖油瓶,让他连一场面南发难的战争都不敢打。

随他平定幽冀的精兵强卒都像狼崽子一样操练数年,他部下的战将也都是勇猛精进之辈。

不是担心打不过,而是肯定打不起。

冀州能供给的兵粮,也就够屯兵所用,一旦渡过黄河,他们的粮草就得从幽州运过来。五成的路耗,和曹操袁绍打场仗一个月能烧掉五亿大钱。

这还不算战后军卒抚恤花费,早年桓帝时段太尉灭西羌三年军费五十四亿不是开玩笑的。

付出这么大,还至多能打下大河沿岸几个郡,打下来也守不住,徒增士卒死伤,没有丝毫意义。一旦到了青、兖腹地,若能就食于野还好,可二州钱粮都算不得富庶,粮草从幽州向南运过去便是七成路耗,只有傻子才会开战。

而究其根本,皇都北迁邺城,是避免一场战争的真正原因。

不然每年多出二十万石粮草与几千万钱,就够燕北去向南打一场仗了。

虽然无力向南攻略,但向东北外扩,数年以来的悉心栽培,已经到了能够结果的时候。燕氏在南方打不起大仗,但是在北方,数年经营幽州自西向东有最好的道路、最便捷的驿站、最多的骏马和辽东乐浪这两个作为幽州粮仓的屯田大郡,可保万无一失。

为了这一战,燕北准备很久,燕东、牵招、田豫都付出了许多心血,赵威孙现在还屯兵于东道城,而王义……王义等得更久。自燕北初占辽东,王义便被派到高句丽接近世子,一晃已有八年。

人一生里能有几个八年?

王义整整八年都呆在异国他乡,从一介商贾到世子佐人,再到如今执掌国政。

就在前些日子,高句丽遣使来朝进贡的队列中,便有王义差人送与燕北的一封密信,密信里他希望能在政变后留下拔奇的性命,让他做个富家翁。

王义为他的大业将八年丢在高句丽无怨无悔,还有什么请求是他所不能应允的?

种辑从大司马府走出当晚,立在空荡的街市抬头立了很久才离开。当天夜里,越骑校尉部点齐三百七十二越骑,自太尉府领了大司马要他们出兵的印信,一路面北去了。

得到消息的燕北星夜登北瓮城,直到看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消失在无尽的黑,他没说话,火把映照下隐匿在光影中的侧脸缓缓勾起嘴角。

光禄勋部下左右羽林,是他的人;执金吾部下四城緹骑,是他的人;现在北军五校中被打残的越骑校尉部,也离开邺都了。

北军五校的其余四个校尉部,长水校尉过去的兵马被李傕掠去,空悬;射声校尉沮俊被李傕所杀,空悬;步兵校尉魏桀,与沮俊同死李傕之手;屯骑校尉则早在董卓之时便无人担任,空悬。

朝中最后一支三百余人的武装力量,没了。

“燕君,这些人还能回来么?”田丰一手按长杖,一手扶女墙,看着远方高举火把的骑兵队消失在茫茫夜幕下,转头望向燕北脸上还未收起的笑意,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如果他回来,便已经也是燕氏部将了,回不来,那是他的命。”燕北的笑容敛去,转头看着田丰,“那些越骑,不论回不回来,都没有越骑校尉部了……元皓啊,回去起草一份奏章,北军五校空悬久已,朝廷储备军校不足,应裁撤,不复立五校八校。陈其利害的事情,你们会写,燕某便不多赘述了。五个校尉,加在一起员额不过四千余,已无法面对将来的战事。”

五校自然指的是北军五校,八校则是先帝在洛阳组建的军队,后来损耗在外戚与宦官的争权夺利中,最终被董卓全部收拢。

军队,只能听一个人的,否则左右牵制,则大为不美。

虽然燕北说的轻松,可这样惊世骇俗的话语在田丰耳中不亚于平地惊雷,道:“裁撤五校?那京师戍卫?”

京中的危险排除地差不多,燕北也不能一直被朝臣扯后腿。不过他不愿像董卓那样,又是进位相国又是剑履上殿的,徒好其表而无甚用处,他只注重实用,不喜面子。

听着不好听,看着不好看,可只要管用,于燕北而言便足够了。

“京师有光禄勋和执金吾,表执金吾部下设四部前后左右四部校尉,于邺城四门外设营,足矣守备京畿。”燕北说着,手便攀上精修的胡须,锁眉道:“过些时日,再上表大司马部下增设四个将军部,与高、麹合称六将军。”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利来电游平台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00sy.net